您的位置:首頁 - 文章內容

周其仁:為什么普天之下,人都喜歡往城市里湊?[2017/6/16]

[摘要]很多人集聚在一個相對不大的地理空間里,一旦達到某個人口密度的標準,此地便被命名為“城市”。放眼打量,這個變化趨勢在全球范圍內迄今依然有增無減,“城市化”大潮不可阻擋。

“逃離北上廣”到“離開北上廣,我生活得怎么樣”,持續了許久的“逃離北上廣”話題還在持續。北上廣也并沒有一點挽留的意思,反而是不斷減少入戶指標……

反觀離開北上廣的人,有幾個是去回歸鄉村的呢?不過是逃離到了另一個經濟水平也不差,環境相對更好的城市。而這并非中國獨有的現象。為什么普天之下,人都喜歡往城市里湊?著名經濟學家、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周其仁教授的分析或許能帶給我們一些思考。

城市化與經濟的關系

很多人集聚在一個相對不大的地理空間里,一旦達到某個人口密度的標準,此地便被命名為“城市”。

放眼打量,這個變化趨勢在全球范圍內迄今依然有增無減,“城市化”大潮不可阻擋。

看來,人還不單單是所謂的社會動物,而且還是“傾向于集聚”的社會動物。

倘若問:為什么普天之下,人都喜歡往城市里湊?文化和文明方面的理由我說不好,經濟上的動力看起來直截了當—城市創造更高的收入。

2010 年有一次到訪過的東京為例。大東京的人口聚集程度早就令人印象深刻,在僅占全日本4%面積的空間里聚集了25%的人口。

不過,這個全球第一大城市的經濟聚集程度更甚:該年度東京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7.2 萬美元,高出日本全國平均值67.4%。這樣算下來,大東京一個地方就占日本總產出的40%。

其他大城市又何嘗不是如此呢?據2004 年的統計,大阪人口占日本人口1.6%,但經濟(以國內生產總值為參照,以下簡稱GDP)占4.1%;倫敦人口占英國人口11.8%,經濟占13.3%;紐約市人口占美國人口2.3%,經濟占3.5%;芝加哥人口占美國人口0.92%,經濟占1.25%;洛杉磯人口占美國人口1.3%,經濟占1.68%(把這三大美國城市加到一起,人口占全美4.52%,經濟占6.43%);多倫多人口占加拿大人口13%,經濟占14.4%。

發展中國家好像也是如此,如墨西哥城的人口占全國19%,但經濟占20%。前世行行長佐立克還提供過一個更為夸張的例子:35.7%的埃及人口聚集在只占全國土地面積0.5%的首都開羅,但產出的GDP卻超出了全國一半!

最后的這個例證,就寫在2009 年世界發展報告(《重塑世界經濟地理》)的前言里。

那份報告的主題,正是經濟發展和財富分布的地理不平衡:人口、生產和財富向城市,特別是大城市和發達地帶聚集和集中。讀者可不要被“重塑”這類詞語迷住了,似乎人們動不動就可以“打造”出一個新世界來。

正好相反,差不多一代人以來的研究成果顯示,不論有多少人偏好于“更平衡的增長”,全球范圍的證據卻表明,人的經濟活動所包含的邏輯就是在流動中聚集,然后再流動、再聚集,直至人口、經濟和財富在地理上集中到一個個面積相對很小的地方去。

這正是“城市化”本來的含義。

講過了,城市總以人口密度來定義。至于人們為什么喜歡—不喜歡也一樣—向城市聚集,上文提供了理解的線索,這就是經濟聚集甚于人口聚集。

這么想吧: 開始興許是安全或其他隨機的原因促成了人口聚集,但人們只要發現人口聚集有利于經濟增長,聚集到一起有利于增加收入,聚集與再聚集的增長引擎就發動了。

經濟聚集度與人口聚集度的關系

如果經濟聚集度高于人口聚集度,那么除非有越不過去的屏障,就一定還會吸引更多的人口聚集。

仍以大東京為例,聽當地行家介紹,早在30 年前,不少人就抱怨這個天下第一大都會的人口太多、空間太密、承載力不堪負荷。

有關的立法和政策,也在很長時間里圍繞“東京疏散”“更平衡增長”的思路推進。

可是,幾十年時間過去,實際趨勢還是聚集度在增加,因為東京的致命吸引力還是揮之不去,“向東京聚集”的進程還是勢不可當。

道理簡單:即便加上疏散和平衡政策的作用,東京的經濟密度依然高于其人口密度,人均產出還是高出全國平均水準近70%。這是說,移入東京的,收入水平就提升。

人往高處走,那還能擋啊?

當然,大東京的高密度也增加了人們的生活成本與生產成本,可是利害相權,孰輕孰重,“春江水暖鴨先知”,當事人總是算得明白的。

東京的聚集之勢依然,恰恰顯示了蕓蕓眾生的算計結果,并一目了然地寫在日本的大地上。

頂牛多少年,據說最后還是東京的市政當局及其規劃專家認了。干嗎非要把人推向低處去呢?

如果經濟規律使然,人類喜聚集,創造更好的聚集環境不就順了嗎? 2010 年10 月我們在東京參加會議,主辦方安排了一趟空中觀光。直升機從市中心的高樓頂上升空,環顧四處,好幾座摩天大樓的樓頂上居然是工地,多部工程機械忙得正歡。

請教后才知道,這是東京的都市更新—“空中城市花園”,要進一步增加大都會的密度,不惜到高空來實現霍華德當年“田園城市”的理想。

經濟密度高于人口密度,必定吸引更多的人口聚集。可是人口聚多了,經濟密度是不是一定還可以提升?不見得。

2004 年首爾的情況就是這樣的,這個韓國首都的人口占全國的21%,但經濟僅占20.7%。此前多年的報道說,首爾像個黑洞一樣吸取著全國的資源,甚至鬧得釜山那樣的城市也出現了負增長。

這并沒有否定城市化的動力機制—經濟聚集甚于人口聚集。我倒是傾向于推斷,如果出現了類似首爾這樣的情況,即人口密度與經濟密度持平,甚至略有不逮,那么這個城市的人口聚集就達到了一個“邊”,再也難以繼續。

還是“人往高處走”的準則在起作用,既然此處經濟聚集趨勢不再,收入“不留爺”,那人們就尋找其他收入更高的“留爺處”。要是處處不留爺呢?那城市化就到頂了,因為事情已經“均衡”。

人口聚集推進經濟聚集,反過來再刺激人口聚集,這就是城市化的動態進程。怕是老天爺也打不得包票,推進城市化的動力永不衰竭。

我們只能說,迄今為止,全球范圍的城市化依然沒有停步的跡象。當一些城市停滯、衰亡時,另一些城市生機勃勃地興起;一個時期—有時候真的很長—城市化止步不前,另一個時期,城市化又欲罷不能。

我們能夠抓得住的,唯有一個關鍵點,這就是經濟聚集是不是甚于人口聚集。

如果環境的、技術的、制度的和觀念的條件能夠維系經濟聚集超越人口聚集,我們就有把握推斷城市化必將繼續。

反之,經濟地理就將重新“變平”,不管你我高興還是不高興。

由此可見,只要北上廣還在經濟上處于絕對領先的地位,人口聚集就是長期的趨勢,而其他城市也會因為經濟增長吸引更多的人才,未來這種相互推動關系也會使城市之間的經濟發展更佳協調,對于我們的家鄉,那才是真的回不去的地方吧。

 

 文章發布:華云實業   
發布時間:2017/6/16    [關閉本窗口]

湖北11选5计划软件